“都说数据是人工智能(AI)时代的石油,我们的工作就是把原油炼成汽油。”

“我们就像一个‘幼教’,教AI更好地认识数据。”

……

聊起数据标注师这份职业,“90后”李宇龙显得格外兴奋。虽然从业仅4年,但他已经是一名资深的数据标注师。

数据标注师是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而出现的新职业。人工智能练习认知需要大量经过标注的数据,数据标注工作最早由AI工程师完成,随着人工智能所需数据量的不断增加,数据标注逐渐独立成为新的工种。

“数据标注有时候就像玩游戏。”李宇龙最近正做一个自动驾驶的数据标注项目,工作内容是对照一张2D街景照片,在相应的3D点云图上框选打点。

“你看,把汽车框起来,都打成白色的点,就代表这是一个障碍物。”随着鼠标快速滑动,屏幕上的点云图不断翻转,一个个针尖大的数据点被标注在图中不同物体上——蓝色是路面、绿色是绿植、红色是路沿、白色是障碍物。

李宇龙说,像这样一张普通的点云图,大约要标注18万个点,一个熟练的数据标注师只用半个多小时就能完成,“这样算下来,一天标200万个点不成问题”。

李宇龙原本在一家印制电路板的外资企业工作,偶然机会下接触了数据标注行业,便投身其中。他说,与传统产业相比,这份职业有种“科幻感”:传统行业的原料、产品都看得见、摸得着,而数据标注师只需要一台电脑、一根网线,原料是数据,产品也是数据。

然而,这份“科幻”的职业却实实在在地改变着现实生活。自动驾驶、人脸支付、智慧医疗、智能家居……人工智能正在给生活带来越来越多的便利,这背后都有着数据标注师的功劳。

“虽然我们从事的是人工智能领域最基础的工作,却经常能体会到价值感。”李宇龙说,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他和同事做了一个医疗项目,是在肺部CT片上标注病灶数据,以提高人工智能对病毒的识别能力。“平常医生看一张CT片需要几分钟,如果用改进后的人工智能算法作为辅助,几秒钟就能初步判断一张CT上是否存在疑似病毒。”

从事数据标注需要每天对着电脑,不免让人觉得枯燥。但李宇龙却说,数据标注为他打开了更大的世界,因为经常接触不同的项目,每个项目涉及的领域也不同,会经常带来新鲜感。

“更重要的是,这会是一个持续发展的行业。”李宇龙说,随着人工智能进入越来越多的行业领域,对数据标注的需求会更多、要求也会更高,数据标注行业的前景无限。

如今,仅李宇龙所在的百度(山西)人工智能基础数据产业基地,就有35家数据标注企业、2300多名数据标注师。百度智能云数据众包则拥有超过5万名线下采集员,超过2000万名众包互联网用户。

“每当有人问起我的职业,我回答数据标注师的时候,对方的脸上总是写满了问号。”李宇龙说,期待有越来越多人了解这个行业,“希望有一天,大家提起数据标注师,就像提起教师、医生一样。”(马晓媛 梁晓飞)

推荐内容